何處是兒家?《親愛的小孩》伊朗傳統逼迫下的母子困境!

親愛的小孩

6月24日台灣搶先全球上映,去年多倫多影展備受好評,連出品國都無緣看到的這部片—《親愛的小孩》Son-Mother,是由活躍於伊朗的女權運動家暨紀錄片導演瑪娜茲.莫哈瑪迪,首度執導的劇情長片,「作為女人與電影工作者,我已充分被這個國家當作罪犯」 《親愛的小孩》女權導演悲憫記實伊朗底層婦女受壓迫哀歌,找來同樣與她有過多次社會運動遭捕經驗,今年甫獲柏林影展金熊獎的伊朗名導穆罕默德.拉素羅夫監製並撰寫劇本,兩人將長期對伊朗底層人民的觀察,譜寫成一首讓人心痛也不免唏噓的人倫悲歌。

伊朗親愛的小孩、親愛的小孩電影、親愛的小孩 上映、伊朗親愛的小孩
▲《親愛的小孩》劇照。( 圖 水元素提供 )
文章未結束,請繼續往下閱讀


電影從「母親」的角度出發,看待女主角自身處環境,在男性霸權的社會下所面對的各種壓迫,就連帶子改嫁都會受到傳統禮教的限制,逼迫她必須在「獲得更好的生活」與「拋棄原來的小孩」之間拔河。
原來伊朗有著不成文的規定,為怕瓜田李下遭人非議,寡婦若改嫁,有與新丈夫家小孩年紀相仿的異性兒女時,是不能一起帶過去的。女主角萊拉便遇到這個難題。在命運百般刁難下,她最終選擇「暫時性」將兒子寄送到聾啞學校,打算等她真的改嫁後有著更好的地位與談判條件時,她再將兒子接回來。電影《親愛的小孩》極真實描繪一對相愛的母子,如何一點一滴在自以為是的大人幫忙下,關係走向撕裂的故事。

伊朗親愛的小孩、親愛的小孩電影、親愛的小孩 上映、伊朗親愛的小孩
▲《親愛的小孩》劇照。( 圖 水元素提供 )

電影隨後轉入「兒童」視角,從一開始我見猶憐的懂事,到被母親拋棄的憤怒不滿,再到最後對媽媽的心疼不捨,不亞於《我想有個家》12歲小影帝的表演,飾演男主角阿米爾的伊朗童星瑪罕.納西里,也交出不可思議的成績單,片中很多只靠眼神說話的場景,都深深撼動觀眾的心。

伊朗親愛的小孩、親愛的小孩電影、親愛的小孩 上映、伊朗親愛的小孩
▲《親愛的小孩》劇照。( 圖 水元素提供 )

導演瑪娜茲.莫哈瑪迪多次因女權運動遭政府逮捕入獄,更曾因作品為伊朗這群沒有影子的女性發聲而遭限制出境,被迫不能出席坎城影展。名導科斯塔.加夫拉斯便曾在坎城代替她發表過一句名言:「同時作為女性與電影工作者兩種身份,我已充分擁有在這個國家被當作罪犯的理由。」不難看出有良心的影視創作者,是如何在不自由的環境下,堅持用作品來表達其人道立場。

親愛的小孩
▲《親愛的小孩》導演。( 圖 水元素提供 )


【電影預告 – 搶先看】
《親愛的小孩》Son-Mother –
「真實社會上演,伊朗最讓人悲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