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導演陳慧齡耗時14年《給阿媽的一封信》拼湊故鄉被遺忘的「群像」!

給阿媽的一封信》為旅法導演陳慧齡回到家鄉,歷時十四年拍攝而成的作品,拍攝橫跨17個縣市,有150多名教師,以及12000名學生受邀參與。不僅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也獲得多項國際影展大獎肯定。本片可說是導演陳慧齡主導的「島嶼的集體記憶教學計畫」(簡稱島記)集大成。她表示自己辭去教職赴法讀書後,從異鄉回望故鄉,才驚覺自己來自一個被世界遺忘,甚至連自己也健忘的島嶼。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海報 ( 圖 天馬行空 )
文章未結束,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此回台後決心以紀錄片拍攝的模式,重塑國族的集體記憶。由於經費拮據,她必須自己身兼製片、導演、攝影、錄音、剪接、聲音設計、翻譯、字幕等多項工作,無償付出,才得以完成這部作品。然而她也坦言,除了經費外,時間也是創作過程中極具挑戰的部分,「十四年來,一邊拍攝,一邊有長者離開人世。有些是我來不及記錄他們,有些是他們來不及看到影片。我一直有種跟時間賽跑的感覺。」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劇照 ( 圖 天馬行空 )

片中的受訪長者中,有斯卡羅族後裔、排灣族公主、退役老兵,以及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等各種身分。其中,導演陳慧齡坦言,拍攝過程中最困難的挑戰便是說服施儒珍的弟弟施儒昌先生的後代參與拍攝,「昔日威權迫害對這個家庭的傷害已經擴及三代。他們不願讓後代面對先祖悲慘往事,這裡頭可能有著我們一般人無法想像的恐懼與痛楚。」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劇照 ( 圖 天馬行空 )

導演表示,自己尊重他們的決定,同時也意識到自己能做的是:盡可能地讓更多人知道施儒珍躲在自家廚房砌出的陋室自囚十八年,在這只能剛好躺下一人的洞穴,隨身準備著一把小刀,準備在被軍警找到時立刻自我了斷。讓當年這位台灣本土左派理想青年的犧牲,可以因為我們想記得他,願意試著去理解他,而變得有意義。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劇照 ( 圖 天馬行空 )

【劇情介紹】

旅法導演陳慧齡回到故鄉悼念離世的祖母,除了面對模糊的家族記憶,她也意識到國家歷史的斷裂問題。透過給學生們的美術作業,陳慧齡邀請多位年輕人以家族記憶為題,訪談祖父母並為他們繪製肖像畫,來實踐一個歷時十年的行為藝術:「群像」的拼組。從滿州國死裡逃生的客家運將傳奇、走在阿塱壹古道娓娓談起先祖的斯卡羅後人、滿頭白髮嬌羞回憶與日本軍官相識的排灣族「公主」、落地生根多年卻仍難忘家鄉山河的老兵、不願重拾失親傷痛的受難者家屬,以及那一封封字字血淚卻未曾寄達的遺書,和早已埋沒在荒草間,曾是知識分子為躲避白色恐怖而自囚十八年的地窖。聽著台灣新生代輪番闡述各族群的遷徙路線,最後都在這塊島嶼上相遇。彼此聆聽的過程,串連起不同甚至相對立場的記憶斷片,直到建構出一個群像。如同自由之鯨在濃霧中自海面浮起:一雙炯炯有神的眼、一張臉、許多張不同的臉、我們的臉……

【精彩劇照】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劇照 ( 圖 天馬行空 )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劇照 ( 圖 天馬行空 )
給阿媽的一封信 天馬行空 陳慧齡
▲《給阿媽的一封信》劇照 ( 圖 天馬行空 )

《給阿媽的一封信》| 中文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