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足導演癮黃冠智險毀容《超煩特工》資金燒完蕭永裕引爆大亂鬥

沉默老兵電影有限公司與榮獲金馬獎最佳動作指導的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合力製作電影前導短片《超煩特工》,由最具潛力新人、《返校》影集男主角黃冠智領軍,與廖欽亮、蕭永裕、何裕天共同演出。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 黃冠智首次坐在導演的位置過足導演癮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文章未結束,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片中飾演導演的黃冠智首次坐在導演的位置號召整個劇組,可說是過足導演癮!卻在一場工作人員朝導演丟捲尺的戲碼裡,差點被捲尺刮傷險些毀容。
《超煩特工》是一部是部詼諧黑色幽默的動作喜劇,以劇中劇的方式呈現,敘述電影劇組拍攝特務電影的過程,導演(黃冠智飾演)已經嚴重超時卻還想繼續拍攝;了解拍攝資金已經燒完的製片(蕭永裕飾演)不得不喊停,但導演自己本身已經投入太多心血不能輕易放棄,而一意孤行,因此與製片起了衝突,製片一怒之下懸賞工作人員捉拿導演,本來在拍動作電影的劇組突然變成工作人員與導演上演全武行。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超煩特工》劇照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也因為是劇中劇的設定,開拍初期現場一度大亂,大家分不清楚誰才是真正的工作人員,誰是正片演員而誰又是劇情裡的演員,就鬧了不少笑話;有次飾演導演的黃冠智對劇中劇裡的特務喊了一聲「卡!」結果螢幕後本片真正導演王崇霖卻發現拍攝停止拍攝了,原來是劇組裡真正的攝影師也隨著黃冠智喊卡而停拍,以為是王崇霖導演喊的,讓在場所有人哄堂大笑,王崇霖導演則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只能怪自己寫了一個很有趣的劇本,而大家也都演得很真!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超煩特工》劇照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因參與《超煩特工》的拍攝一圓導演夢的黃冠智,也同時深感身為導演的不易, 他分享:「這次讓我真正體會到導演真的很辛苦,需要掌握全場動靜,要注意劇組各種狀況、因素會不會讓作品有變化,該如何掌控大局、又要如何協調、整合劇組與演員的工作方式,才能拍好一部片,真的太辛苦太偉大了,我要對所有導演包含劇組人員致敬!」而蕭永裕則是在 2018 年與黃冠智合作公視奇幻劇《妖怪人間》結識出兩人的兄弟情誼,這次因《超煩特工》又能再度攜手合作,更是珍惜彼此的緣分。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 演員蕭永裕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在《超煩特工》片中有許多動作戲,包含劇中劇裡的特務槍戰以及劇組人員大打出手的大亂鬥;為奠定本片精彩的動作場面, 劇組與榮獲金馬獎最佳動作指導的肆號動作影像工作室合作,並在開拍前一個月安排許多前置作業及演員訓練。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 演員廖欽亮在短片《超煩特工》中飾演大反派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其中在劇組大亂鬥的拍攝設定劇中劇的劇組工作人員要朝黃冠智飾演的導演丟捲尺並畫過他臉龐,透過動作組用釣魚線抽拉的方式控制捲尺要朝向黃冠智飛去,但這一抽一拉之間,只要力道、抽拉節奏稍有不慎,捲尺都極有可能會畫破黃冠智的臉,或是改變方向朝他正面飛去傷到他。縱使在這麼緊張的拍攝過程,黃冠智仍不畏懼的一次一次親身上場拍攝,他說:「我們跟動作指導排練過多次,大家都很專業也很謹慎,讓我能放心的把自己交出去,但比較煩惱的是人都有反射反應,當捲尺飛來時,我必須控制自己的身體,不要躲開或伸手擋掉。」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 真正的王崇霖導演(左)與演員黃冠智(右)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在 2021 年春天臺灣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嚴重影響民生,其中更包含影視產業的急速蕭條,不僅電影院關閉,所有影視劇組拍攝工作暫停、電視節目也停錄,是有史以來情況最慘淡的一次。對此文化部為協助藝文事業及團隊面對後疫情時代整體環境的不確定性,並以充足能量面對產業的逐步解封及復甦,推出「積極性藝文紓困補助」,受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影響積極性藝文紓困計畫補助,持續支持藝文產業創作不中斷、人才不流失、數位再進化等等,最高補助金額為 250 萬元。本短片就是獲得補助之一的拍攝計畫,並在今年四月中拍攝完畢,雖然也正逢疫情再次升溫之際,但劇組人員劇組人員嚴守防疫準則,不敢掉以輕心,就是希望在所有人都健康、安全的情況下完成拍攝工作,後續將積極參加國際各大影展,並規劃長片拍攝,讓觀眾可以看到另一部有趣又精彩的動作喜劇。

【精彩劇照】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 演員何裕天在短片《超煩特工》飾演特務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超煩特工》劇照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
超煩特工 沉默老兵電影 返校
▲《超煩特工》劇照 ( 圖 沉默老兵電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