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全面封殺禁片+1《少年》任俠、林森挺身執導引國際共鳴!

繼全台勇破兩千萬紀錄片《時代革命》後,又一香港全面封殺禁片《少年》即將於全台四月八日正式上映,在世界局勢紛擾以及香港疫情爆發之際,電影《少年》雙導演任俠和林森為台灣觀眾特別錄製導演互問影片,林森希望這部電影不只是侷限給香港人看,是希望所有世界各地不同的觀眾都能夠觀賞,進而產生一種國際的共鳴感。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少年》海報 ( 圖 光年映畫 )
文章未結束,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對於無法在香港上映,導演任俠補充說到台灣觀眾能夠在大銀幕觀賞,在情緒感受上以及影像衝擊是無可比擬的,電影裏頭雖然講述沉重的「反送中」題材,但在電影裏頭還是有一段意外引人發噱的橋段,絕對是可以讓全場觀眾大笑出來。但也同時在播放令人感動的橋段時,因為劇情推展讓全場觀眾能夠一起大哭出來,所以說在大銀幕前能觀賞這部電影,全世界能看到的觀眾絕對是幸福的。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最早片名叫做《救命》的電影《少年》,當時籌備拍攝期間,一位無法具名的監製想要找尋一群香港新導演拍攝《救命》這故事,而在劇情中承先啟後的夾娃娃機橋段也是在眾人集思廣益下的橋段。可是,最終這位監製理想中的分三組導演拍攝亦完全落空,最後則改由任俠與林森聯合執導。但對於聯合監製及編劇陳力行來說,雖然是他首次參與電影製作,程艱辛卻也是難能可貴且眼界大開的經驗。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在參與演出《少年》之前,裏頭大部分的演員從未有任何大銀幕演戲經驗,但他們也不畏強權惡法及自身前途也要現身挺導演,《少年》男主角的孫君陶表示:「《少年》能在台灣公映,希望將電影中少年的盼望送給所有流亡台灣的香港人,用電影中少年的憤怒提醒台灣人要繼續捍衛你們的民主自由。」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 男主角孫君陶 ( 圖 光年映畫 )

飾演貫穿整部戲的失蹤少女YY的余子穎則表示,《少年》是由一群「願意相信」的傻子拍攝完成,而且《少年》「承載著我們勇住直前,堅信未來會被改變的信念。現在回望,雖然明白結果都是一樣,但至少我們拼命掙扎過,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讓每位觀眾拾起純真的心,相信自己的能量,相信自己可以改變世界。」至於演社工的舞台劇演員彭珮嵐期許「這部電影是希望也是黑暗裡的一點光,雖然流散於海外每一位香港人可能十分孤單,但卻是一種擁抱一點希望。」彭更認為,參演《少年》絕對她最正確的決定。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 飾演自殺少女的余子穎 ( 圖 光年映畫 )

當年僅十四歲即參演的何煒華表示:「當時沒有想太多就演出,因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應該要參演,透過電影去表達年輕一代被逼面對社會的壓迫,雖然香港不能公映,但我相信這一份對自由的信念一定能夠傳承。」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對飾演暉妹的麥穎森而言,「創作是最誠實的記錄。盡管香港現實社會是如此,影像會一直把歷史和感覺記下,往後的我們所看到的不只是香港所發生的,是每人的共同經歷。」飾演暉妹哥哥的孫澄則表示《少年》就是一套回應時代的電影。縱然香港觀眾基於總總理由暫時未能觀看,卻不能抹去香港人在歷史上走過的路。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在裏頭飾演Louis的唐嘉輝期許《少年》在台灣上映,是一種對於自由民主的盼望和追求,希望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能夠被世人所看見,尤其是在台灣的人看完《少年》後,能夠謹記「自由」是多麼難能可貴並好好地保護它,並希望「Freedom is never free」。最後飾演女主角姊妹淘的李珮怡表示《少年》作為香港獨立電影首先在台灣上映是「榮幸但又失落」,因為各種原因無法讓香港人看到這部付出很多努力才完成的電影無疑是一件憾事,但能在台灣上映卻是心存激恩。李最後更說:「希望電影能引起共鳴與反思,希望每個愛香港的人無論在何地都能平安,並且希望世界能夠和平。」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任俠 林森 救命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少年》| 正式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