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銳雙導任俠、林森《少年》時代眼淚「反送中」爭分奪秒!

電影《少年》由新銳雙導演任俠及林森所執導,導演任俠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導演系,曾經擔任知名導演陳果的編劇及副導,在2017年執導短片《螻蟻》榮獲鮮浪潮短片節最佳導演,而在2018年更以《紙皮婆婆》奪下金馬創投會議百萬首獎。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海報 ( 圖 光年映畫 )
文章未結束,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導演林森同樣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導演系,作品範疇包括劇情短片及紀錄片,並熱切參與社會運動。其執導之短片作品《綠洲》曾獲2012年鮮浪潮短片節特別表揚,現任教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電影及錄像藝術科,及在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系當兼職講師。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兩位導演表示《少年》的創作背景來自於2019年6月的「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後,當時多名香港年輕人以死明志,用生命向政權吶喊。而到現在犧牲以明志的人數仍在上升,政府卻仍舊視若無睹。因此,市民只能透過網絡自發組織民間搜救隊,一次又一次在香港街頭奔跑搜索。我們為的是在這「地少人多」的城市,從七百萬人之中救回一條生命。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而導演任俠表示《少年》是一部電影,也是一個擁抱,他引述知名影評壁虎先生所說:「是一隻持續而永恆伸出去的手」,希望在86分鐘的光影中擁抱,抓緊那些不能說的話、撫不平的傷、再也見不到的人…… 由此燃亮心中的光,在黑暗中互相扶持,一步一步站起來,然後繼續戰鬥。另一名導演林森表示縱然《少年》作為香港電影,卻不能在香港放映,難免令我萬分感慨,但他相信《少年》並不只是屬於香港人,更屬於世上所有追求自由的人們,願《少年》能夠給予你們勇氣及擁抱,在黑暗中能繼續並肩前行,向光明邁進。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劇情介紹】

描述自香港政府為強行通過修訂「引渡逃犯」條例,而出現多次大型示威及武力鎮壓後,多名年輕人先後跳樓自殺,以死明志。在元朗暴動之後,曾被補的17歲女中學生YY在IG留言自殺。同樣於抗爭被補的少年阿南、Louis、Zoe等人,連同朋友、社工,甚至素未謀面的「手足」組成搜救小隊,全為了YY而進行分頭搜索。縱使許多網路及群組鄉民仗義加入搜索,卻仍大海撈針,行蹤不明。與此同時,示威者在烽煙四起的香港本島區域,在街頭奮力抵抗,更導致搜救小隊出現嚴重意見分歧。抗爭與搜救之間,一群少年們陷入進退維谷之中……

【精彩劇照】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光年映畫 少年 反送中 香港 禁片
▲《少年》劇照 ( 圖 光年映畫 )

《少年》| 台灣版正式預告